每年有数不清款式的科技产品诞生,当技术更迭和汰换的速度越来越快,进而推高了电子废料的数量,全数送往垃圾掩埋场。由于电子废料存有很多有害物质,一旦没有妥善处理,会形成了一个很大的污染源。为了减少对环境的负荷,很多国家朝向永续发展的目标,落实循环经济模式,让废旧的电子产品重新拥有第二个生命。

  • 报道:本刊 林德成
  • 图:Rentwise提供

“一架电脑的寿命周期是可以维持10至12年。”从事二手电脑翻新和改造业务的Rentwise创办人黄秀玲认为,电脑的生命周期可分成3个循环圈。第一个循环是新电脑流入市场的时候,第二个循环是当二手电脑回流到他们手上,经过重新改造再租赁出去,延伸电脑的使用率。第三个循环则是赋予另一个全新价值,将“超龄”的电脑捐赠给学校,协助校方设立电脑室,让莘莘学子尽早接触电脑知识,为科技社会做好准备。

Rentwise是在一年半以前转身成为社会企业(Social Enterprise),该公司首席执行员黄秀玲希望能提高民众妥善处理电子垃圾的意识,也改变本地企业使用科技产品的观念,用“再循环”替代“销毁”。与其直接淘汰废弃的电脑,不如为这些电脑安排新的使命,走进校园、非政府组织或孤儿院等等。

Rentwise也有从事拆除旧电脑的工作,不过只占公司业务的5%,主要还是重新改造电脑,然后出租给本地企业。

为了保证重新改造电脑的品质,在改造电脑时,黄秀玲会选择年龄不超过5年的企业级商用电脑,因为磨耗程度不大和有较高端的电脑配置。

普遍上,人们想要购买二手电脑,会常看见“Used”(二手)、“Refurbished”(翻新)的词汇。黄秀玲则以“Remanufactured”为主,与上述二者有很大差异。“Used”是从一家公司回收旧电脑,清理干净后再转卖出去,没有任何升级和系统调整。由于磨损程度很大,意味电脑会很快“退休”。“Refurbished”的过程是更换损坏的电脑零件,但不会为电脑配件和软件升级。至于“Remanufactured”会将电脑重新改造,为替换更新颖的电脑零件、运存和硬盘,灌入最新的作业系统。她笑说,很多人拿到重新改造电脑会误以为是新电脑。

商用电脑寿命平均三四年

黄秀玲说,大规模公司的商用电脑寿命平均三四年,之后会因安全和效率缘故而被淘汰,存放在仓库或销毁。至于中型企业在购买电脑以后,不会轻易汰换电脑,使用期限介于5至7年。

3年前,她曾遇过有公司存放了2000架旧电脑在仓库,盖因对方不知道如何有效地销毁和确保敏感资料不外泄。黄秀玲说,过往是用电钻把硬盘钻开或碾碎,现在只需使用特殊软件清理数据(data sanitization),就能彻底移除敏感数据。不过,她补充,只有当硬盘仍完好无缺的状况下才能使用数据清理软件,倘若硬盘检测出损坏(bad sector),最保险的做法是销毁。

黄秀玲说,如果为了降低经营成本,重新改造的电脑可以助中小型企业一臂之力。

拥有19年历史的Rentwise目前为超过200家中型至大型企业提供电脑技术支援,出租重新改造的电脑给他们使用。通常租约维持3年,但她近年发现越来越多企业要求延长使用期限,“他们告诉我不需要升级,因为电脑上的软件依然可以运行流畅。”

当问及会否有顾客要求高性能效率的重新改造电脑时,她则必须胥视对方的作业所需,有时未必要动用最新的软件版本,轻量版的软件已能胜任。如果真的需要运行高阶版本的修图或影片剪辑软件,黄秀玲会鼓励对方购买新电脑。“我们不仅提供重新改造的电脑,同时还销售10至15%的新电脑到市场。”多年经验下来,她发现85至90%都是以普通行政办公用途为主,因此重新改造的电脑足以应付。

与企业联手推动绿色循环计划

取之社会,用之社会,Rentwise一直专注在惠及社会和环境的项目当中。“我不喜欢别人直接询问能不能捐献善款,因为我无法掌握善款的动向。反而最好的方式是为对方提供所需的物资和帮助。”创立公司以后,关心教育的她开始协助一两间学校设立电脑室,希望学生能够增值,掌握更多科技知识。10年前,当本地学校得悉他们的计划,陆续请求他们帮忙,她才发现很多学校都很需要这些电脑设备。“现在我们有一张很长的学校名单,他们都在等待电脑。我们已经协助了18间学校和20个非政府团体,目前名单还在持续增加中。”

黄秀玲坦言,一家公司是无法推动整个循环运动。因此,她与很多大企业的顾客合作,当对方更换电脑和科技设备时,她会回购这些产品,然后再请求他们捐献20%的款项,投入旧电脑再循环使用的计划当中。大约每间学校可获得35架电脑,得以设立一间电脑室和开办电脑课。“我想做一些能够持久的事,设立电脑室后,我们知道学生一定会受惠。”

Rentwise在今年9月获得2020年亚洲企业社会责任奖(AREA 2020)颁发的“循环经济领袖奖”。

Thursday 26th November By